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般若文海 > 佛教故事 > 正文
供佛通启

三藏法海经院建设

联系我们

电话:18603910256

QQ:2539966137

微信公众号:lijifashi

   网站咨询、投稿、建议

地址:焦作市山阳区中星街道办事处(百间房乡)

佛教故事

宗喀巴大师的故事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4/12/25 18:09:34 人气:161 加入收藏 标签:

宗喀巴大师的故事

三佛化一身

  1356年年底的一个夜晚,宗喀巴大师的父亲跟往常一样,诵完了《文殊真实名经》,很安乐地躺在床上。不久,他在梦中很清楚地见到一位出家人,慢慢地向他家中走来。这位出家人,法相庄严,法衣上围着一串很漂亮的花环;裙子也特別,是用叨利形树叶编成的,看起来有点像黄绢;后面背着一堆沉甸甸的佛经,说是来自山西五台山,想在这里借住一晚。说完,径自转身上楼,走进佛堂。次日醒来之后,他自忖道:五台山是文殊师利菩萨的根本道场,而梦中这位出家人正来自五台山,莫非这是菩萨授记,告诉我将生下一个具足殊胜智慧的儿子?虽然这个梦很奇特,但是大师的父亲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,也没有把这个梦兆告诉別人。他仍然跟过去一样,每天很虔诚地诵经,很精进地积集各种资粮。

这样过了没多久,大师的父亲又做了一个梦。睡梦中,他忽然看到一支非常明亮的金刚杵,从空中缓缓而降,最 后投入夫人的腹中。这支金刚杵,说是金刚手菩萨从绿叶国土中抛掷出来的。梦醒之后,大师的父亲感到又惊又喜。心想,金刚手菩萨具足大势力,能降伏各种邪魔,他是三世诸佛力量的具体表现。莫非这又是菩萨的授记,说我将生下一个具足大势力的儿子?

   同样在当时,大师的母亲也做了一个梦。睡梦中,她和成千上万的女孩,围坐在一片布满各包妙花的草原上,突然间,东方出现一位白色童子(观音菩萨的化身),手里提着净瓶;西方出现一位红色童女(度母的化身),右手拿着孔雀翎,左手拿着一面明镜。童子指着其中一位女孩,问童女说:这一个可以吗?童女摇着头,指出一种过失回答他。童子又另外指一位女孩,问道:那么,这一个可以吗?童女还是摇着头,并各指出一种过失回答他。最后童子指着大师的母亲,问道:这一个可以吗?”“这一个可以!童女面露喜色,很高兴地回答。那你快去沐浴!童子一边告诉大师的母亲,一边倒出净瓶里的水,洒在她的头上,同时口中不断地诵着赞佛偈。

   翌日,大师的母亲醒来之后,身心感到无比的安乐,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喜悦不断地从心中流出。这一段日子,村里的人,大约都做过像这样类似的梦:梦中,看到许多相貌非凡的出家人,从拉萨迎回释迦牟尼佛的佛像,安置在大师父亲家中的佛堂。此后,在佛堂的四周,常常出现不凡的异兆,比如在佛堂的上空,有时显现出绚丽的彩虹;有时天空中,飘落着各种颜色的妙花;有时散发出奇异的妙香;有时天乐、天鼓齐鸣;有时大地震动,东涌西没,南涌北没,四周涌中间没等,并发出无量吼声。

   1357年正月初十的晚上,大师的母亲又做了一个非常吉祥的梦。梦中。她看到无量不可思议的僧俗男女,有的手中拿着幢幡,有的演奏着伎乐,有的端着殊妙的供品,集聚在一个广场上,很虔诚地说:恭迎观世音菩萨!她很好奇地看了一下四周,并没有发现到什么,心中感到很诧异。随后抬头仰视天空,望见云中有高大如山的金色佛身,光明如日,遍照一切大地。口中还宣说种种的法音。佛身四周围绕着许许多多的天子和天女,有如众星拱月,显得非常庄严圆满。不久,金色的佛身慢慢缩小,最后降入到她的身中。天子天女,以及迎接的人,也化为一道光芒随着进入。这时,各种梵呗诵赞声,仍不绝于耳。

   大师的母亲醒来,把梦相一五一十地告诉大师的父亲。大师的父亲说:这是一个吉祥的梦兆,表示你将生下一个具足无量悲心的孩子。他将住持如来正法,摧坏邪魔幢,饶益无边的众生。

   大师的母亲自从做了这个梦以后,就和一般女人不一样。她每天过着清净梵行的生活,没有烦恼,没有贪欲,更没有嫉妒和悭吝的心生起来。她不喜欢喧闹的地方,每天只喜欢在幽静的佛堂礼佛,诵持六字大明咒。大师的母亲十月怀胎渐渐满足。

   在当年(即公元1357)旧历十月二十五日那天晚上,四周万籁俱静,大师的母亲舒适乎和地躺在床上。她在朦胧的梦中,忽然见到许许多多的出家人,手里拿着各种不同的法器和供品,慢慢地走进家中来。问道:请问,佛堂在哪里呀?先前见过的白色童子,手中拎着一把水晶钥匙,在旁边回答说:佛堂在这里。童子一边说一边用金匙在大师母亲的胸口上,打开一扇小小的黄色门,请出以前放进去的金色佛像。佛像有点灰尘,先前见过的童女。马上倒出瓶水用孔雀翎很小心地擦拭。擦干净以后以清静悦耳的声音,做种种的赞叹。前来供养的出家人,有的在旁边殷重至诚地祈祷,有的在佛像的前面顶礼,有的持诵佛号不停地绕佛。大师的母亲醒来不久,就安然诞生了大师。刚降诞的大师,显得非常安祥。这时,东方已现鱼肚白,金星正高挂在天空,闪闪照耀。这好比蕴涵着,将来大师扫除众生的无名,就像太阳的光芒划破沉寂的黑夜一样。

   大师出生后,大师的母亲将胎衣埋在土里。埋胎衣的地方,后来长出一棵白色旃檀树,枝叶蘩茂,共有1O万片之多。这棵树的叶子非常特别,每片叶子的脉纹启然形成狮子吼佛的圣像,或文殊五字明的字样。众人见胎衣生出新树,已是惊奇万分,后来见此树的叶子,现出圣像和陀罗尼,更是感到不可思议。遂称此树为贡本(即十万佛之意)。后人为了追念大师的功德,并为植善根种最佳福田,于是在树旁建塔造寺,并以贡本为寺名。这座寺,就是如今黄教六大丛林之一,名震海內外的塔尔寺。

   光阴似箭,转眼间,大师已长成一个聪明伶俐、活拨可爱的幼童了。大师3岁那年,噶mb若比多杰国师因为元顺帝的迎请,从西藏动身前往中国。途经西宁时,大师的父亲带他往谒。噶mb国师看到大师器宇非凡,特别为他授在家五戒,并赐给他法号叫贡噶宁布。临走时授记说:此乃圣童,以后将到藏中住持如来正法,饶益无边众生。他是第二佛陀。后来西藏、蒙古等地的人民,均尊崇宗喀巴大师为第二能仁教主,正符合噶mb国师的授记。

   宗喀巴大师3岁那年,大师的父亲恭请敦珠仁钦波且驾临家中接受供养。不料,仁波且却带来大批财物,送给大师的父亲,并请求将大师送给他。大师的父亲知道敦珠仕钦仁波且是大成就者,必能对儿子有所饶益,因此很高兴地答应了。自此以后,一直到16岁的这几年间,宗喀巴大师完全依止敦珠仁钦仁波且,学习显密教法。大师赋性天聪,超群拔众,对于一切没有经过传授的经典,只要稍微的思索一下,就可以读诵如流,没有任何滞碍。敦珠仁钦仁波且眼见如此,更加高兴。为了使他智慧早日开发,特别传授文殊五字明和妙音天女法让他修习。敦珠仁钦仁波且深知大师将来必定得证菩提,当转无上大FA轮,是佛教中的大法王,是一切众生的大依怙主,所以就像培植药王树一样,一心一意地教导大师。只要是对大师有帮助的,不论是显是密,全部毫不吝惜地倾囊教授。因此大师在入藏时,闻、思、修三慧资粮,已相当广备,奠定了广事修学成功的基础。后来大师每当想起敦珠仁钦仁波且所赐给的恩德时,往往泪流满面地说:敦珠仁钦金刚上师的恩德最为深广,就是父母的慈爱也不过如此。

   大师在7岁以前,敦珠仁钦仁波且已经为他传授大威德金刚、胜乐金刚、欢喜金刚、金刚手等多种灌顶。并赐给他密号,名叫敦约多杰。灌顶后,大师就能如理遵守密乘的一切戒律。尤其是守护三昧耶戒,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珠一样,丝毫不敢触犯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已能把胜乐金刚、喜金刚、大威德金刚等秘密仪轨牢记在心,每天修持好几次,从未间断过。其他本尊法,也同时进行念诵次第,没有荒废。这时,大师的年纪虽然还很小,但他能够如理思维,发大菩提心。修持的时候,又能全神贯注,一心不乱,坚信本尊的力量,恳切地祈祷本尊。所以修习文殊心咒没多久,他所住的房间石板上,有很多地方浮现五字明的字迹,了了分明,宛如手写一般。

   大师满7岁那年,二臂金刚萨埵就常常在梦中示现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300多年前西藏的大依怙——阿底峡尊者,也再三现身指导。或许这就是日后大师发扬尊者教法的前兆吧!

   大师7岁出家,受沙弥戒,上师又赐名罗桑扎巴。17岁吋,大师赴西藏求学。临行前,敦珠仁钦仁波且为了替大师送行,特别陈设三座庄严的坛城,并供上许多殊妙的供品。供养时仁波且入胜三摩地,至心恳祷一切护法圣众加持,并祈愿大师得到一切成就。祈祷完毕,以青稞供养坛城。刹那间,所有的青稞变成像珍宝一样,大放光明。仁波且看了,很高兴地说:这乃是贤慧,成就佛教第二能仁之瑞兆也。

  会说话的自画像

  宗喀巴大师在西藏修学时,他的母亲见大师迟迟未归,一再写信催他回去。最后托人带来一把螺贝般的白发,并附带说:儿啊!我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,最近身体不好,每天盼望着见你。今生我俩不知能不能再见面,请你回来一趟吧!大师看完母亲附带的信后,自忖道:我回去实在没有多大利益。既然母亲要看的是我的相貌,不如绘一张自画像寄回去,或许这样能让母亲安心。大师因此打定主意,立刻绘一张自画像,寄呈给他的母亲。后来当大师的母亲展开这张画像时,画像竟然开口叫声:阿妈!大师的母亲看到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,大为惊异,一时生起无量的敬信与欢喜心,觉得这跟大师亲自回来没有两样,思念之心也就平息了。

  祥梦之解

  宗喀巴大师住蔡寺肘,曾经带他的弟子阿旺扎巴前往拉萨大昭寺。在大悲观世音菩萨圣像前,受持大悲斋戒。有一天晚上,大师为了想知道未来弘法度生的情形,因此师徒两人在大悲圣像前,殷重至诚地祈祷,请求大士在梦中授记。阿旺扎巴在朦胧的梦中,见空中有两个硕大的法螺,缓缓堕入自己身上所穿的衣服里。堕入之后,立即合成一个。阿旺扎巴顺手拿出来一吹,竟发出无比广大的声音。这个梦兆,表示阿旺扎巴将来会在康地、嘉绒两地弘扬佛法,成就广大的名声。大师则在梦中,见自己飘升到那塘雅拉雅的险崖。崖上有一块平滑洁白的石板,石板上横放一朵青莲花。青莲花正盛开,颜色鲜美,花辦没有枯萎,茎干每个部分都很完整。大师拾起青莲花,心想:这是解脱母的三昧形,为什么会放在这里?难道这是菩萨摄受的征兆吗?这时,忽然听到空中有声音答道:这是具足寿相的缘起。这个梦兆,大师虽未加说明、但只要仔细想一想,仍然可以明白。飘升到险崖:表示大师将超越生死险崖,达到最究竟的解脱。白色的石板:表示大师清净的意乐,犹如洁白无垢的心田,早已远离污秽的自利心,和粗涩的烦恼心。青莲花盛开,颜色鲜美:表示大师以广大的智慧,使得正法如日中天,光耀夺目。花辦不枯萎,茎干完整;表示大师无垢的教法,将永驻世间。拾起青莲花,表示广大的佛教事业,将由大师亲自承办。

  文殊菩萨常常为之说法者

  喇嘛邬玛巴在童年的时候,身内心轮附近,自然会发出文殊五字明的声音,清晰悦耳。有一次,他因发出的咒声响若狂雷,而不支倒地。醒来时,赫然发现面相庄严的黑色文殊菩萨,伫立在面前。随后,他请求上师传授文殊菩萨的灌顶,修习不久,文殊菩萨就常常现身为他说法。但他不敢轻易确定这些境象是否真实,唯独一切诸法全是幻化观照护持,心中毫无留碍。

   稍长,他到卫藏桑朴寺求学。由于他有高人的智慧,所以初学现观庄严论,就获得聪智的美名。后来,他打算游历各道场,依现观庄严论立宗答辩时,本尊文殊菩萨现身告诉他说:你应该将自己拥有的一切资具,供养僧田。喇嘛邬玛巴问道:如果我将它全部供养出去,以后求学的费用怎么办呢?”“这个你不必担心,自然有宝藏可拿!喇嘛听说有宝藏可拿、于是依照本尊所指示,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全部供养给其他的出家人,然后请问本尊说:现在我已将所有的财产供养出去了,但愿本尊慈悲,将先前允诺给我的宝藏,即时赐给我。本尊回答说:善行就是宝藏。我说宝藏可拿的目的,是劝你舍离世俗财物,断除名利之贪,专心修善行呀!

   喇嘛邬玛巴听完本尊的解释,遂舍弃世间事业,只身前往工布,从邬仅巴大师请学噶玛噶举派密法和噶举派大手印等法。学法完成后,他选择一块清净地,一心修持。这时,本尊所示现的身形语意,比以前更清楚、更坚固。

   后来他又到桑耶寺,从措噶瓦大师学习时轮金刚六种加行。此时,本尊之幻化,愈见明了。他为了确定幻现的真假,特别请吉祥山童胜喇嘛鉴定。童胜喇嘛以道果教授中的密传法义加以考问,本尊回答每个问题,都如过去在经续中所说的一样。因此童胜喇嘛告诉邬玛巴说:依他的回答看来是真正的本尊,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

   有一次,喇嘛邬玛巴想到后藏学习。当时后藏有两位大善知识最有名,到底要依止哪一位,一时无法取舍。于是他以此事请问本尊,本尊回答说:你尽管去,到本措栋时,请问一位出家人就可以了。喇嘛邬玛巴到了本措栋,果然碰到一位出家人,请问之后,这位出家人告诉他说:结尊巴惹瓦所证的功德,异常殊胜,如果你依止他,必能获益。结尊巴惹瓦是位出离心非常强烈的人,喇嘛邬玛巴以依止他的缘故,也生起出离心,对于现世贪著、逐渐薄弱。喇嘛邬玛巴又由于本尊的教导,前往萨迦寺依止结尊仁达瓦,修学中观以及戒律。回来途中,路经容地却隆时,得知宗喀巴大师也在附近,因此立刻前往请教,并依止大师,听受入中论月称释一遍。本尊文殊师利菩萨,每天早晨必定教导喇嘛邬玛巴一个偈颂,从无间缺。本尊又告诉他,身心烦恼哪一种最粗猛,就先对治哪一种;并一再教导他修出离心、菩提心、正知见的方法。总之,喇嘛邬玛巴始终以本尊为最主要的善知识,一切行止,都依照本尊所教导。他由于外有本尊指导,内以深具信心,勇猛精进,因此所证悟的功德,广大无边,难以尽述。喇嘛邬玛巴圆寂后火化时,火焰、烟云都自然形成利剑和青莲花的形状。火化后的舍利,晶莹剔透,好像红黄色的水晶一般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有许多舍利,自然连成一个六辐轮,美好庄严。

  亲见无量本尊

宗喀巴大师闭关专修时,在一块石板上,磕长头礼拜三十五佛。因大师礼佛修忏不畏艰苦,一味精进,以致手足俱裂,井在石板上留下手脚膜拜的凹痕,和头额的印纹。大师礼拜三十五佛时,常感35佛现身加持。然而他每次所见到的三十五佛,却全部没有头部。他觉得很奇怪,因此就此事请问本尊。本尊回答说:以后你必须在佛号前面,加诵如来、应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士调御大夫、天人师、佛、世尊,如此方能见到全身的佛相。大师自此以后,每次修忏时,都遵照本尊所教,如法念诵,果然每次都可看到三十五佛的圆满相,尊尊光明相好,庄严无比。于是大师依此,造三十五佛忏的修观仪轨。在此之前,印度和西藏的修行人,所谓修佛忏,只能依菩萨堕忏的仪文,一边诵佛,一边礼拜,而无观修之法。自从宗喀巴大师造修观仪轨之后,修法才算圆满,功德更为殊胜。大师求道心甚坚,闭关专修时,虽至疲惫不堪仍不敢稍有懈怠,一意严谨苦行。所以他在这段专修期间,曾获得许多佛菩萨的现身加持,和证无量不可思议的功德。在阿喀时,大师曾见弥勒菩萨现高大身,全身纯金色,于宝座上结跏趺坐。身上有种种宝物作为庄严,两手当心,各执持一茎乌巴拉花,做双转FA轮印。此外,又见释迦牟尼佛、药师佛,身披黄色法衣;见无量寿如来宣说种种法音,无量海会圣众菩萨层层围绕;在达布门垅时,大师见文殊菩萨现广大身,威德巍巍,四周有无量海会圣众围绕;又见圣解脱母、圣尊胜母、圣光明母、圣白伞盖佛母等一切本尊。现见龙树、提婆、佛护、龙智、月称等深观派的一切宗师;无著、世亲、陈那、法称、功德光、释迦光、天王慧、莲花戒等广行派的一切大师;同时,还见到造箭等八十四位神通大成就者。大师虽然获得如此稀有难得的境界,但他仍然认为这些境象,全是意识所幻化,不可执实。因此时时以诸法如幻观照自心,毫无留碍。这时,文殊菩萨现身教导他说:这种境界非比寻常,而是诸佛菩萨摄受之相。你应该至心向他们恳祷,祈赐一切成就,如此自然能得到自他二种究竟的利益。过了不久,大师又见到大威德金刚,身大威严,头部和各个手臂都圆满无缺。又有一次,见文殊菩萨结跏趺坐,四周有无量不可思议的圣众围绕。菩萨心中,突然生出一口利剑,剑身逐渐增长,剑尖终至抵住大师的心窝。菩萨心中,又涌出黄白色的甘露,顺着闪闪发光的剑面,徐徐流人大师的体内。此时,大师顿然感到全身舒畅,充满无限妙乐。

  能回忆前五百世者

  南喀坚参仁波且是修金刚手获得成就的大师。本尊金刚手菩萨,每天都为他说法。仁波且如果坐在室中仔细观察坛城。就能见500世以前的事,历历如绘。平常看到坛城,即使是极短暂的一瞥,乃至在梦中见到,也能回忆起16世以前的事,不会忘记。住在瓦寺附近的居民,平日一举一动,或是起心动念,仁波且无不一清二楚。如果有人想做非法的事,仁波且立即去找他对治,直到他平息恶念为止。如果有人遭受非人之损害,只要意念仁波且的形象,或称念他的名号,都能得到救护。总之,仁波且所证的殊胜功德,有无量无数之多,是难以描述尽的。

  破除寿难了悟空性

  宗喀巴大师住聂地东部之雅珍寺时,大师的常随弟子已增30多人。有一天,师徒同往赞日山,朝拜圣迹。大师在赞日山,曾见胜乐轮和一切护法等圣相,证得无量甚深法义。回途经摩罗山时,又见弥勒菩萨现高大身,威德赫然,告诉大师说:善男子,你的功德如同诸佛示现在世间一样,将是无量众生的大依怙,你应当明白啊!大师回到聂地东部,即隹在僧格宗,专修时轮金刚圆满次第及其六种支分等法。没多久,就获得广大观察智慧,对于许多甚深微细的疑惑,有了决定性的见解;对时轮金刚一切密法,也明了无余,无所紊乱。此外,更获得狮子般的无畏辩才。自此以后,时轮金刚即屡为现身,并称赞大师说:你修时轮金刚所证的功德,如同月贤大王再来一样,极为难得。

   这段期间,妙音天女也为大师授记说:你的寿命只能活到57岁,所以应及时做些对自己和别人都有实际利益的广大事业。大师问她说:修尊胜佛母等法的仪轨,不就可以延长寿命了吗?天女回答道:一般人修这些密法是可以延长寿命的。但由于您过去世的愿力,和深深喜乐观慧力的缘故,所以修这些密法,只能成为增长你的智慧的因缘,对延长寿命恐怕没有实质的帮助。文殊师利菩萨则劝大师说:无论如何,今后你还是要专修对治寿难的密法,虽然极为艰苦,但仍然是可以遮止的。后来大师在54岁到58岁之间,遵照菩萨所嘱咐,专修对治寿难的密法,果然有了破除寿难的征兆。大师住僧格宗时,又一再向文殊师利菩萨问些有关道的体相、次第、数量等甚深问题。菩萨回答说:这些问题,你不必再时常问我,你只要用心详阅经论好好思维,不久就可完全通达。

   1398年,大师自聂地到阿喀;住阿得公结山之拉顶寺。在此一年中,大师兼行自修、利他二种事业。此时由于大师念及从出离到现在,对于中观之要义以及月称论师和清辨论师两家见解的异同,虽数次思择,但仍不太明白,无法获得究竟的决定。因此他决定继续遵照本尊所教,积极三事并修:对本尊殷勤祈愿,修本尊法;净除罪障,积集资粮;详细观察经论,勇猛精进。这样修习了一段时间。某天夜里,大师梦见龙树、提婆、佛护、月称和清辨等大论师,在辩论自性是有是无等义理甚深的问题。其中佛护论师身形显得特别高大,全身绀青色,手拿梵文《中论释》,放在大师的头顶上加持。第二天,大师详阅佛护论师著的中论释,很自然地了悟龙树父子之正见枢要,和所破的界限因而遣除一切相执所缘,拔除一切增减妄计,于真实义获得究竟。同时,大师又明白月称应成派,是如何善巧成立胜义谛和世俗谛。并了悟一切法是由于缘起,所以是性空;由于是性空无自性,所以形成了微妙的缘起。亦即是以缘起妙破有边的常见,以自性本空破无边的断见。并不是离开缘起因果,而有空性可得。心经上说: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就是这个道理。大师在妄境消灭,实执遣除之后,就恒常住于空三摩地,通达诸法如幻。因此,他对世尊油然生起不可动摇之信心,觉得世尊真是一位无上大师。于是作一篇《缘起赞》,称赞世尊所说的甚深缘起法,是世间最稀有、最究竟之真理。

  帽子落水后的授记

  有一年夏天,因仰波僧俗诚心殷勤迎请,宗喀巴大师遂应邀前往。于仰波挡朵寺结夏安居,并为该地无量众生大转FA轮。在前往仰波的途中,大师的帽子被风吹落在河里,顺着河水逐波而去。当时,大师指着帽子授记说:我的教法将像河水一样,永不间断,永不枯竭。帽子停落的地方,将建立弘扬中观学的道场。大师的帽子最后停落在仰波的桑星岗。后来大师的高足法上,果然在此兴建大乘FA轮洲道场,广弘中观。正符合大师所授记。

  诸传承师现身赐加持

  在热振寺贾乔贝桑法王为大众宣讲《中观》等大论,宗喀巴大师则讲授噶当派之《菩提道次第》。热振寺是噶当派的根本道场,寺内安奉噶当派祖师阿底峡尊者的圣像。圣像身量大约与人相等,塑造巧夺天工,慈颜如生,极为庄严。大师因仰慕尊者巍巍的德业,所以特地前来瞻仰。大师在尊者圣像前,广陈上妙供品,殷勤祈祷,并发愿说惟愿尊者垂加持,令显密佛法日臻兴隆,光显如日,遍照一切大地,众生悉脱苦海,证得无上菩提。大师祈祷完毕,突然在空中,见上自释迦如来,下至南喀坚参等一切噶当派之传承祖师,现身说法,颔首慰问。此后更为特别的是这些传承上师中,阿底峡尊者、仲敦仁波且、博尕瓦、霞惹瓦等大师,现身达一个月之久,每天为大师广传噶当派之无量教授教诫。法会圆满当天,仲敦、博尕瓦、霞惹瓦等大师,化为一道虹光,摄人阿底峡尊者的身中。随后,尊者为大师摩顶加持,并安慰说:贤慧,你不必为此事而忧虑。今后你尽管为圣教做广大事业修菩提行,饶益众生,我会时时帮助你的。尊者说完就不见了。这些法会中、由于噶当派各位上师的加持力,所以大师讲述《菩提道次第》,比过去更为淋漓尽致,法会中大众莫不感到无比欣喜,个个了知《菩提道次第》教授最为稀有,它将一切经论教授,编成一贯之道次第,汇一切教典为一致,只要修此一法,就等于遍修一切法门了。

  牙齿变圣像

  宗喀巴大师前往噶瓦栋寺时,文殊菩萨曾授记说不久之后你在那却垅讲经时,将会脱落一颗牙齿。这颗牙齿,你应该送给克主杰,以作他将来弘扬教法,饶益一切众生的瑞应。后来大师往那却垅时,四部密乘的本尊和三十五佛等圣众,都曾现身加持。

有一天清晨,克主杰启白大师说:昨天晚上,我梦见上师为我授记,因此今天特地前来启请上师,愿上师慈悲,为我等讲授四部密法之摄义——《金刚持之道次第》等法。大师很高兴地答应说:当然可以啊!于是大师立即将四部密乘要旨等甚深法,广授给诸徒众。某时,正当日光增盛之时,大师在法座上讲经,口中忽然放出大光明遍照虚空。在场大众,全部看得很清楚。甚至更有人,见大师口中放出的光明,为五彩霞光。

   在大师口中所放出的光明中,惟有大阿阇黎达玛仁勤、持律札巴坚参和心子克主杰,看到大师脱落了一颗牙齿。这时大师随口诵出半偈云:住妙高前如金山,施与无伦善妙汝。大师诵毕,随即将这颗牙齿送给克主杰。达玛仁勤和札巴坚参看了,央求大师道:大师啊!请您也赐给我们牙齿吧!”大师回答说:并不是我不把牙齿送给你们,而是克主杰具有得到这颗牙齿的宿根,和本尊文殊菩萨的授记。如果你们也想要的话,今后七天中,只要殷勤地祈祷,我可以送一些其他的东西给你们。大师说完,克主杰立即将此颗牙齿捧回室中,殷勤祈祷。弹指间,牙齿放出五彩霞光,遍照一切。七天之后,大师又命克主杰将牙齿端出来,先陈设鲜花妙供,种种礼赞,然后才缓缓打开盒盖。这时盒中,光辉四射,高入碧空,色含五彩,朗照天地。而且更有阵阵妙香,氤氲满院。原来这颗牙齿,早已神变成文殊菩萨的圣像,庄严相好,栩栩如生。圣像遍身,充满各色各样的舍利。大众目睹这般情景,十分惊异,莫不欢喜雀跃,叹为稀有。大师将文殊圣像顶上宛如海螺状的舍利,送给华奥多吉;圣像额上宛如水晶般的舍利,送给大阿阇黎达玛仁勤;圣像喉间呈金色的舍利,送给毗奈耶尸罗;圣像心间呈吠琉璃色的舍利,送给持律札巴坚参,其他尚取出998颗舍利,分送给在场的听法僧众。这些舍利,逐日增多,就是现在具大福德的有缘众生,想得到它也不太难。

  法体透明且发光

  1419年旧历十月十九日,宗喀巴大师于甘丹寺自己的卧室中,示现轻微的病容。第二天所有僧众惟恐失去大依怙主,遂急请大师驻世,并做诵经等法事。下午大师告诉大众说:他全身稍感疼痛。但到了中夜,大师又示现昏迷状态。到了第三天晚上,大师又嘱咐宝幢仁波且说:今后你要和达玛仁勤,好好住持甘丹寺呀!十月二十三日持律札巴坚参和大阿阇黎达玛仁勤,跪在大师座前。达玛仁勤哀求大师说:惟愿大师慈悲,为我指导将来弘法利生之心要。大师因过去嘱咐他住持正法,所以不再重复指示,只取下自己所戴的黄帽,放在达玛仁勤的怀中,并授给他一件法衣,说:你当明白此事的密意,好好修菩提心啊!这是大师一生中最后的教授。自此以后,大师示现病邪,日益转盛。但即使是最严重的时候,也仍然每天修四座瑜伽,从无间断。十月二十四日后夜,大师广修薄伽梵胜乐轮之内供法。这时,虽现出种种稀有境界,但侍奉大师的弟子,惟恐惊动大师,都未敢请问。十月二十五日黎明,星光欲没,朝阳正升之时,大师遂入大定,三种空次第摄入一切空性,现证光明法身真胜义谛。呜呼恸哉!此乃是三界大法王,人天大导师,亦现涅槃之相也。大师示现疾病时,身体略见消瘦,至粗息内摄后,身体突然又显出圆满相,成为内外通明之光明幻体。尤其是他的面孔,容光焕发,年轻得像12岁的童子一般。这时大师身上发出的光明,众人所见都不尽相同。有人见为红黄色,有人见为黄白色,更有人见为真金色。这种稀有妙相,正如文殊师利童子外御隐珍之服,内住等持之定一样。大师住光明定时,天空异常澄净,丝毫没有一点云翳。圆寂后四十九天中,又无微风飘摇,因此大众所供的酥油灯,虽然遍满整个大寺的内外,却从来没有发生过灯焰倾动或熄灭之事。每当夜阑人静时,空中时常传来微妙悦耳的天乐声。五彩缤纷的花朵,频频由空中散落,纷飞如雨。白色的天花光耀如珍珠,从空中降落时,宛如满天明月纷纷下坠一样。甘丹寺的上方有纯白色的光柱,上竖如幢幡。寺的两旁,以及寺前,祥云聚集,布满五色霞光。

上一篇: 《言过其行》​
地址: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巡返大庄园-巡返大圆通寺    客堂电话:18603910256   Email:xfyuantongsi@163.com
版权所有:巡返大圆通寺-焦作市山阳区佛教协会
技术支持:Daoyii.com 豫ICP备12012741号
×

欢迎投稿